搜索:
分享到:
魔天记最新章节第二卷 叱咤玄京 第两百三十八章 第二个“柳鸣” · <<下一章 · 上一章>>·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,请勿长时间阅读,注意休息!
华西晨网小说 玄幻 魔天记第二卷 叱咤玄京 第两百三十八章 第二个“柳鸣”

第二卷 叱咤玄京 第两百三十八章 第二个“柳鸣”

    第二卷 叱咤玄京 第两百三十八章 第二个“柳鸣”

    岁月流逝,时间如梭,转眼间过去了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的玄京和三年前没有太大的区别。若说唯一的变化,就是玄京中多出了不少海岳国的修炼者,其中大半都是散修,但也有一小部分是原先的海岳国宗门弟子。

    而海岳几国宗门大都在当年海族入侵时,被海族以雷霆手段一举击溃灭亡掉了。

    从这些宗门漏网逃到大玄国的弟子,其中大半都加入到了天月宗等五宗之内,小半则不愿意再受约束,则成为了真正散修。

    这些i他国修炼者的chu xian,正好弥补了大量散修逃离玄京时留下的空白,并在一番龙争虎斗之后,重新涌现出几大势力来,隐约比三年前那些旧势力还要强大几分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,和柳鸣自然没有太大关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三年中,五宗在大玄海岳两国交界处,驻扎了大量宗门弟子后,不久后就和来犯的海族人交锋上了、

    根据柳鸣从宗门那边传来的消息和自己收集的一些情报,当初双方虽然都出动了多位化晶期强者,但除了一开始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外,就再没有chu xian此等阶强者的直接交战了。

    但非常有默契的是,双方的灵师和灵徒等阶交战却变得激烈之极,并且越来越频繁,甚至双方已经陨落的灵师加起来有二三十名之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修为更低的灵徒,更是不计其数了。

    让柳鸣有些意外的是,双方在开战后不久,就在边界处各自修筑了一座巨城,都一副打算长期大战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蛮鬼宗在这三年中同样陨落了七八名灵师和众多内门弟子,甚至有一些还是柳鸣认识之人。

    好在九婴山因为势力较弱。陨落的人倒是寥寥无几,钟姓道姑三名灵师也是安然无事,一直驻守宗内没有chu xian在边界处。

    原本以柳鸣的核心弟子身份,这等大战十有八九也要被征召参战,但可惜玄京这边因为海族人chu xian过一次缘故,的确需要一名得力弟子监控。所以他倒一直没有被真召唤回宗门过。

    当然这三年中也chu xian让柳鸣有些郁闷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高冲终于在两年前顺利的进阶灵师成功,还在边界处和海族交战中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传闻,他竟然曾经一人独自斩杀了一名同是初阶的海族灵师,而死在其手中的灵徒级海族,更是达数十名之多。

    看来高冲此子成就灵师后,实力也真不是一般初阶灵师可比的。否则绝无法做出这等事情来。

    但如此事情,对柳鸣来说自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柳鸣在这三年间一直在提纯法力和陪炼丹田中的剑胚之灵,外加去凡百子那里学习炼丹术。

    前两者进展倒是普普通通,只是让其法力比以前略微精纯了一些,和让剑胚之灵更加壮大了一分。但他对炼丹术的学习。却让凡百子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真在炼丹之道上有些天赋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。他不过短短三年工夫,竟然真在炼丹之术有了小成,已经能独立炼制出几种灵徒级丹药,甚至成功率还不是太低。

    不过他在炼丹术上的天赋,虽然让凡百子啧啧称奇,但三年期一满后,还是毫不犹豫的让他不用再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时柳鸣,已经在炼丹术上入门了,下面想要再提高丹术的话。也只有多练习一途径了。

    毕竟一些炼制中高阶丹药的心得经验,凡百子不可能真传授给他这个外人的。

    这一日,柳鸣从玄京胡同棺材铺中再次走出来的时候,脸色不禁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从宗门那边传来消息普普通通,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例行通报,但柳鸣仍然从中感受到了诸宗在和海族最近的交锋中似乎不太顺利,应该身处下风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海族将力量分成几处,同时和数国交战的结果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海族势力之强了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也有是海族数十年前就开始派遣一些奸细潜入诸国,布下诸多削弱人族势力圈套。并在入侵前期才同时发动是缘故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对现在的柳鸣来说,还是太遥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回到洞府密室中,方一盘坐而下,准备开始修炼的时候,忽然感觉体内法力一下沸腾而起,随之疯狂往丹田处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

    柳鸣先是一呆,但马上大喜起来。

    他随之一拍腰间两只皮袋,当即两股黑气从中一冒而出,分别化为了白骨蝎和那只飞颅。

    “砰”“砰”两声。

    柳鸣不客气的一手抓住了白骨蝎的尾钩,一手手抓住了飞颅的一缕长发,接着浑身黑气滚滚一冒,就开始尽力控制体内法力流逝速度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他身上翻腾黑气越来越薄。

    当柳鸣感觉体内法力只剩下十分之一左右的时候,丹田中的吸力才骤然间一止。

    与此同一时间,他只觉两耳“嗡”的一声,眼中一黑后,整个人就身处一个灰濛濛空间中了。

    在相隔如此长时间后,他终于再次进入到神秘空间中,飞颅和白骨蝎赫然也同样紧随其身边。

    不过当柳鸣真看清楚眼前一切的时候,脸色不禁大变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空荡荡的空间中,竟另有一人影盘坐在地面上,而无论服饰打扮还是面容相貌,赫然都和他一般无二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鸣整个人,彻底怔住了。

    就这时,在其旁边的飞颅却忽然一个飞出,直直的落在了对面“柳鸣”的面前,脸孔朝地的一下趴伏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柳鸣见此,心中“咯噔”一声, 纵然满心惊疑,也急忙一掐诀,先沟通飞颅心神。

    结果从飞颅那边来的消息,竟然全是“主人,另一个强大主人”之类的话语。

    这让柳鸣听了后,更加的莫不着头脑了,但心中也隐约知道当初飞颅这魔头如此轻易的被自己降服,十有八九和眼前这个“自己”大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后,他自然不敢怠慢了,但再仔细的打量了对面“柳鸣”两眼后,神色又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对面的“自己”似乎一直都未动过,身上好像也没有任何气息传出,难道只是一个死物?

    起了疑心的柳鸣,当即不再理会飞颅,而是围着对面“柳鸣”缓缓转了几圈后,就一根手指往自己额头一点,将精神力一放而出,往对方身上一探而去。

    结果他这股精神力方一接触对面“柳鸣”的瞬间,就顿时被一股无形之力反弹而开,任凭其如何催动,也无法靠近对方身躯分毫。

    这让柳鸣心中一沉下来。

    但他略一迟疑后,就双手一抱拳,冲对面的“柳鸣”略一躬身的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不知前辈尊姓大名,为何要化为晚辈模样在此的。”

    对面“柳鸣”仍然双目紧闭,在地上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柳鸣见此情形,眉头一皱,重新站直了身子后,再上上下下的打量对方起来。

    额头上那一道寸许长的淡淡疤痕,是其幼年时候在凶岛上被某名凶人用尖利石头划破的。嘴角边微微翘起,这是其在沉思休息时养成的习惯、一只手掌大拇指处的一道浅浅血痕,则是他昨天练习风刃术的某种新技巧,不小心划到的。

    柳鸣越是细看,越觉得对方根本就是第二个“自己”,心中不禁寒气直冒。

    “既然阁下不肯说话,那在下得罪了。”柳鸣脸色一阵阴晴变化后,一咬牙的说道。

    随之他袖子一抖,银光一闪,一根银色锁链就向对方一缠而去。

    一阵叮当声后,银色锁链竟然顺利之极的将对“柳鸣”捆了个结结实实,不见有丝毫的反抗。

    柳鸣见此情形,神色微微一松,随之不客气的单手一个翻转,又浮现出了一叠符箓来,两手一扬的就全部激射而出,并纷纷贴在了“柳鸣”身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柳鸣见对面“自己”同时被伏魔链和诸多禁制符箓困住后,才放心靠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再围着“自己”转了两圈后,才神色一凝的抬起手臂,往对方肩头小心的一摸而去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柳鸣双目紧盯对面的“自己”,眼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“柳鸣”仍然盘坐地上不动一下,而当其手掌真放在了对方肩头上时,却顿时一个激灵,一股数不出的奇寒之力当即从对方肩头狂涌而出,直接传入其手臂之中。

    柳鸣一惊,身形一动,就chu xian在了数丈远地方,然后凝重的盯着对方面孔。

    结果对面“柳鸣”丝毫异常没有,仿佛刚才的奇寒之力,只是他心中的错觉而已。

    但柳鸣目光一斜的瞥了自己刚才触摸对方肩头的手臂时,脸色一阵阴沉不定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条手臂赫然已经毫无知觉,全被一层黑色冰霜覆盖了,

    柳鸣单手一掐诀,当即身上滚滚黑气一冒而出,并同时往麻木手臂上一涌而去。

    结果片刻间工夫,群殴手臂上的黑色冰霜就飞快褪去,伯格曼重新恢复了知觉。

    但这时的柳鸣,对眼前的“自己”自然越发的感到神秘了。 魔天记

【 华西晨网 http://www.ecdh.net 为您提供魔天记全文免费阅读!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,看书更方便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