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:
分享到:
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-158 · <<下一章 · 返回列表>>·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,请勿长时间阅读,注意休息!
华西晨网小说 悬疑 诡案组诡案组-158

诡案组-158

    诡案组-158

恶劣了,怎么能在死人面前说这种话呢,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兄长。
 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,四婆五个儿女当中已经死了三个,剩下的就只有高财和因病没能回来奔丧的幺女高顺。现在高财成了家中独子,若此时找到高耀留下的宝物,他就能顺理成章地继承下来。假设他是凶手,那么之前的疑团就能一一解开——他早就知道宝物埋藏的位置,只是为了合法承继而杀害其他继承者。
  可是,根据文物保护法的规定,凡在我国境内“地下、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,属于国家所有”。如果挖出来的宝藏被鉴定为文物,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。这就是高强在我们得知宝物一事后,不愿意让我们介入调查的原因。
 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都没能想明白,但高财作为本案的最大获益者,他的嫌疑最大,所以我便问他,昨晚离开荔枝园后到高强的尸体被发现之前,这段时间去过那里,做过些什么,跟什么人在一起。
  我这一问,他就面露恶色,极其不满地叫道:“怎么了?怀疑到我头上来!我用得着对付他吗,多行不义必自毙,他做了这么多坏事,早晚会遭殃,我才不会为了他而弄脏自己的双手。”说罢就点了一根香烟,自顾自地抽烟,看也不看我一眼。
  当我想继续追问时,余新便上前插话:“老板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,你们别想冤枉他!”
  “那你们离开荔枝园后去了那里?”我问。
  我本以为余新会说回家里休息了,这样我就能立刻逮捕他们,因为[小说在线阅读http://ecdh.net]我跟紫蝶刚刚才去过他家,他家里根本没有人。可是,他的回答却是:“我跟老板喝酒去了,喝得挺高兴的,要不是知道这里发生了件大喜事,我们还不想这么快就回来呢!”
  我问他这个时候还有能喝酒的地方吗?
  “靠!我老板有的是钱,还愁没地方喝酒!”他随手把小军拉过来,又道:“你可以问问他,福德的馆子啥时候会没酒喝!”
  小军怯弱地给我解释:“福德是我们村里的人,他在距离村子好几里的那条公路旁边开了间馆子,因为[小说在线阅读http://ecdh.net]主要是做过路司机的生意,所以什么时候去拍门都有饭吃、有酒喝。”
  余新是高财的下属,他的话并不可信,要证明高财是否有不在场证据,只能到福德的馆子里了解一下。因此,处理好凶案现场后,我跟紫蝶拉上正准备离开的小军,立刻前往那间什么时候都有饭吃、有酒喝的馆子,打算在那里吃早餐。
  途中我给雪晴打了个电话,让她帮忙调查一下高财在省会那边的情况。随后又拨通了流年的电话,向他讲述四婆的事情,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医学上的解释。


  卷十一 猫脸婆婆 第十一章 酒后雌威
  “你确定跳到四婆身的黑猫真的有两条尾巴?”在电话里向流年说述完四婆的情况后,他马上提出这个疑问。
  经他一问,我才注意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,就是四婆诈尸时的情形只有梅婆一个人看见,没有人能证明她所说的就一定是当时的实际情况。首先,我不能确定梅婆没有撒谎;其次,就算她没有撒谎,当时是深夜,四婆的房间里黑灯瞎火,而她所说的双尾猫又是通身黑色,要看清楚它是否有两条尾巴并不容易。
  流年随后的补充更加肯定我的想法:“以梅婆的年纪,视力应该不太好,在当时的环境下不可能看得太清楚。我想她当时的确是看见有一只黑猫跳到四婆身上,但这只并不是什么双尾猫,而只是一只普通的黑猫而已。”
  “普通的黑猫有可能让尸体诈尸吗?”坊间虽然有不少黑猫能使尸体诈尸的传闻,但可信性不高,所以我想知道在医学角度上对此有何解释。
  “有!”流年给我肯定的回答,随即解释道:“死亡并非一瞬间的事情,而是一个过程。这个过程分为濒死期、临床死亡期、生物学死亡期。处于临床死亡期的人,虽然心脏停止跳动,呼吸中断,听觉、视觉等反射活动亦消失了。但全身的组织还没有遭到普遍性的损坏,仍能进行微弱的新陈代谢,身体的器官和机能还有生存的能力,因此有复活的可能。
  “这种情况,往往出现在中风、失血、休克、触电、溺水、窒息等骤然发生的器官系统间严重不协调的时候,只要及时得到抢救,呼吸和心跳就会重新开始,这样就能活过来。但若没能得到及时的抢救,当事人往往会被视为已经死亡,而在这个时候有猫鼠之类的生物靠近,它们身上的生物静电有可能会对当事人造成刺激,从而出现所谓的诈尸。这种情况跟心脏电击除颤术有些相似,都是通过电流使当事人的心跳及呼吸得到恢复。不过,因为[小说在线阅读http://ecdh.net]当事人的大脑长时间处于缺氧状态,所以就算活过来也是神志不清,甚至只表现出某些原始的野兽本能。”
  他虽然为四婆的诈尸找到科学的解释,但我还是有一个疑问:“如果此事与双尾猫的传说无关,那么四婆的左边脸为何会变得猫一样?”
  他答道:“如果她是因为[小说在线阅读http://ecdh.net]中风而进入临床死亡期,这个就很好解释了。”
  “你的意思是,她的猫脸其实只是面瘫?”对于这个解释,我略感惊讶。
  “嗯,虽然可能会让人觉得非常巧合,但四婆这种情况完全可以用科学来解释,跟那些鬼怪传说没有直接关系。”他顿了顿又补充道:“不过,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,依现在的情况看来,四婆虽然活着,但只是一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,如果没有得到别人的照料,最多只能活两三天。”
  四婆从诈尸那天到昨晚袭击我们,之间足足经历了七天,肯定有人在背后照顾她,而照顾她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。若事实果真如此,那么之前的所有疑问几乎都有答案了,但我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确定,于是便问道:“以四婆现在的情况,有可能从她口中问到宝物的准确位置吗?”
  “这个得看实际情况才知道,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。虽然四婆现在表现出原始的兽性,但她在袭击你们时,听见外孙女的声音不就放弃了袭击吗?这说明她还没完全失去理性,如果耐心地诱导她,或许能从她口中得到一些信息。”
  有了这个答案,我就明白这宗案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  四婆诈尸后,凶手找到了她,并把她藏在没人知道的地方加以照顾。随后,凶手从四婆口中得知道宝物的准确位置。为了能合法地继承宝物,凶手以易经乾卦的前三个卦象,逐一向三名死者作出暗示,以吸引死者单独到荔枝园寻找宝物,然后再诱导四婆去把他们杀死!
  能做到这些事情,并且能从中得益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高财!若事实正如我所想,那就没有必要到福德的馆子走一趟了,因为[小说在线阅读http://ecdh.net]高财极有可能在众人离开后,就安排四婆到荔枝园潜伏,这样他是否有不在场证据亦是无关重要的事情。
  不过心念至此时,小军已指着路边一个简陋的草房叫道:“到了,到了,那间就是福德的馆子了。”昨晚我只吃了一碗方便面,现在肚子可是高歌义勇军进行曲,反正也得找地方吃东西,不妨顺道向店主打听一下高财在此喝酒时的情况。
  下车走到馆子前发现店门是关着的,不过门前有个写着“吃饭拍门”的牌子,而且牌子上还有一盏亮着的电灯。小军一上前就用力地拍门,并大叫福德的名字,我真怕他会把那道摇摇欲坠店门拍倒。还好,没过多久就有一名中年男子把门打开。
  “福德你咋搞的,都日上三竿了,你还不开门,想睡到什么时候啊!”小军打趣地说。
  叫福德的男人推了小军一把,打着哈欠说:“去你的,都是给你哥害的,昨晚半夜跑过来拍门,还非得拉着我陪他们喝酒,哈……”他瞥了我跟紫蝶一眼后又说:“你是带人来吃东西吧,快进来吃完就走,别妨碍我睡觉。”说罢便请我们进去。
  这间馆子还真是简陋得可以,屋内就只有两张桌子几张凳子,其中三张凳子被拼在一起的,看来福德刚才就睡在凳子上。老实说,我可不觉得这种地方会有什么好东西吃的,要不是想问福德昨晚的情况,我才不愿意在这里用膳。
  果然,当我问福德有什么拿手小菜时,他便没好气地说:“那有什么拿手小菜,我这儿就只有酱牛肉、咸菜和馒头,还有冰冻的啤酒。你们想要那样,还是全部都要?
  “冰冻的啤酒?”我环视四周,并没有发现屋内有类似冰箱的物体,于是便问他那来冰冻的啤酒。
  他指着门外的水井说:“那不就是冰箱吗?还不费电呢!”原来他把啤酒放到水井里,用冰凉的井水泡着。
  虽然一大早就喝酒对身体并不好,不过若要打开一个男人的话盒子,最好的方法就是喝酒。因此,握慢了让福德准备食物外,还让他从水井里捞几瓶啤酒上来。馆子里的食物都是早就做好了,他只需用门外那个简陋的炉灶加热一下就行了。所以,我们没等多久,食物和啤酒就已经摆到桌子上。
  本想拉上福德浅酌几杯,以便从他口中了解高财的事情,可是他却推搪说:“昨晚才跟高财和余新那两个龟孙子喝到天亮,刚合上眼你们就来了。你们就行行好,让我睡一会吧!”
  他一再推却,我只好表明身份并道出来意,希望他能告诉我们,高财两人在此喝酒时的情况。他虽然非常困倦,但还是打着哈欠告诉我们——
  他们啊,是下半夜才来的,一到来就使劲地踹门,差点没把我这馆子踹得塌下来。高财的心情似乎不太好,进来就说要喝酒,我到水井前捞了几支啤酒上来,再给他们弄了些酱牛肉和咸菜之后,就想继续睡觉。可是他硬是要把我拉到桌边跟他们一起喝,毕竟大家是一个村子的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,只好坐过去跟他们喝喝酒聊聊天。
  开始时,我们只是拉拉颊拢说些闲话,我们村也就高财这小子最吃得开,所以我们话题主要都是围绕着他们在城里的事情。后来多喝了几杯,高财就开始向我吐苦水了,先说他前后两次离婚,单是赡养费就花了五十多万。后来又说最近生意不好做,尤其是台湾那崇灾可把他害惨了。
  我啊,虽然自己开了这间馆子,也算是个老板,但只不过是小生意而已,跟他那些大生意没法比,当然也想不明白台湾那边闹风灾,跟他的生意有啥关系?
  我问他风灾跟他的生意有啥关系,他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才给我解释。原来,他的服饰公司主要是做台湾人的生意,虽然这次风灾受影响的主要是山区,对城区的影响不大,但他的客户都以风灾为由不肯支付货款,使他损失了近百万。
  我问他那有这样做生意的,说不给钱就不给钱,还那有王法啊?他说跟台商做的生意都是zf牵头,发货及收款全都交由zf指定的货运公司去办,每次发货之后大概要过一个月才能收钱。一个月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期间若是客户自身出了什么问题,那货款就悬了。之前偶尔都会出现收不到货款的情况,但只是个别客户,所以还不算是大问题。可是这次几乎全都客户都来这套,害得他血本无归。
  不过,他说幸好自己的底子厚,还能撑得住。而且这次让不少底子薄的同行倒下了,只要撑过这一关,明年肯定能赚大钱……
  福德说完后就想去睡觉,我也没什么要再问他,就先把饭钱付了,让他安心睡觉。他走到门外躺在一堆稻草上,没一会儿就听到他的鼻鼾声,看来他真的很困了。其实我也好不到那里,不过等待我去办的事情可多着,那有睡觉的空闲,还是赶快把早饭吃完再去办事。
  然而,就在我狼吞虎咽的时候,紫蝶却悠闲地跟小军喝起啤酒来。我本来是为了向福德套才要这些啤酒,现在他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,也就没必要再喝酒了,毕竟还有很多事情要去调查清楚,一大早就喝醉了可不是好事。
  我劝紫蝶不要喝酒,可她大概还为刚才的事情生气,没有理我继续跟小军举杯。小军只是普通的治安队员,而紫蝶可是堂堂的副所长,所以她每次敬酒,小军必定一滴不漏地喝个干净。
  他们一杯接一杯地喝,没过多久就把桌面上的啤酒全都喝光了。把酒喝光后,紫蝶就搭着小军的肩膀问他: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也是姓高的吧!”
  “是啊,我全名叫高军。”小军满脸通红,显然酒量比较一般。
  紫蝶又问:“刚才我好像听见福德说高财是你哥耶。”
  小军稍微有点迷糊地点了下头:“我们是一个太公的。”
  “他平时应该经常关照你吧?”
  小军从口袋掏出一部款式新颖的手机,憨笑道:“这手机是财哥送我的。”
  “唷,这可是最新的款
【 华西晨网 http://www.ecdh.net 为您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!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,看书更方便。】